分类信息 聚会活动 点评 交流区 问答 首页 相册 产品 资讯 优惠券

资讯内容

临渭区河西乡政府与一饭店十五年的“吃喝官司”

2011-03-01 00:27    来源:华山网    发布者:程莎莎 高彬    评论:3    浏览:6629
俗话说:“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这话一点都没错。原临渭区河西乡政府门前的如意酒楼的主人年年要钱年年难,低声下气看人脸。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这么不讲信用,欠人家钱不还呢?
分享到:

   (记者:程莎莎  高彬)俗话说:“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这话一点都没错。原临渭区河西乡政府门前的如意酒楼的主人年年要钱年年难,低声下气看人脸。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这么不讲信用,欠人家钱不还呢?
       现年三十多岁的周明利,16年前在原临渭区河西乡门前开了一个食堂,自1997年起,该乡上接待人便开始在他的食堂“吃喝”。这一吃就是7年时间。
     周明利说,乡政府的人每次都说记账以后给。他没办法,只能一笔一笔地记下来。周明利告诉记者,7年时间,原河西乡政府一共欠了他8.1万元饭钱。直到04年,他催帐紧了,政府的人还跟他反了脸。说你在我门口租我们的房开饭店,还不给我们吃,说这帐给你放下不开,看你问谁要。
       每次周明利都是凭着发票去乡政府找人签字再报销,可是十五年过去了,他手上仍然有一沓签了字没能报销的发票,记者看到,这些发票上面有曾经的乡干部尹民红,王志陈,刘水,王国学,高波等人的签名。吃饭的理由基本上都是乡上招待人及吃便饭。周明利讲,在那会,乡政府每年都要欠大概两到三万不等的饭钱。可他每次去要,乡政府就是推拖不还。
      古人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周明利实在是脑袋上面抹糨子——糊涂透顶啊,当初以为“背靠政府好发财”,听那句,你在我门口租我们的房开饭店,还不给我们吃,说这帐给你放下不开,看你问谁要去,我觉得这句话不像是出自咱政府官员之口倒像是一方霸主说出来的。不过,也许,真要是得罪了乡政府,人家随便找个借口就会让你的店关门。
    随后周明利又说,8万元钱在十年前,可是挺大一笔数目。为了要到钱,他没少往乡政府跑。跑了上百次了,可领导说没办法解决。因为这些钱都是自己贷别人的,年年都要跟人清利息,年底挣的钱不够给人清利息的。我想走,可政府欠我的钱我又不能走。
       进退两难的周明利在今年的一月份之前,听说原临渭区河西乡政府与闫村镇镇政府合并了,现在河西乡成立了一个办事处,以前的人事关系也都变了。听政府的人说帐随政府走,帐已走到闫村镇镇政府了。办事处主任说,帐到财政局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帐在哪?啥时间我才能要回我的钱呢?
     你看,这领导调的调,换的换,这钱再不抓紧要,可咋办呀。周明利是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那么按照现河西乡办事处主任张亚龙的说法,这笔帐已转到财局了。那这笔帐为啥会转到财局,那又由谁来还这笔帐?为了了解其中原由,记者与周明利来到乡政府办事处。
     来到河西乡办事处大概是是下午三点半,在正常的上班期间,偌大的办事处没有一位工作人员。从这个空空的原河西乡政府院内,记者看到这里办公的条件并不差。随后记者通过一个通讯板联系到了曾协调过这事的现办事处主任张亚龙。
     现办事处主任张亚龙:这笔帐在清资核算帐上,应该在财政局,给高书记汇报后,亲自去了一下,确定在财政局。
     据了解,1月5号,撤乡并镇后,临渭区组织相关单位针对乡镇的帐务及固定资产进行了一次登记和认证。那么帐记在了临渭区财政局,这笔帐是由财局还吗?又是何时还呢?针对这一系列的问题,这位主任的话,让周明利心凉。
    现办事处主任张亚龙:归哪我也不知道,我这职权也不可能告诉我,不是我的职权范围,不应该回答的,也没办法回答。
    我记得社会主义荣辱观明确的要求咱们政府官员要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然而,有些领导干部根本就不是为人民服务,完全不讲诚信。十五年后,这笔帐该由谁来还,在张主任这还是不能有一个明确的答复。为了能有一个说法,记者随后联系了闫村镇高冬阳书记,那么乡政府十五年欠下的帐,周明利能否讨到手,请继续关注……

22 顶一下
如果您要进行评论信息,请先 登录 或者 快速注册 。
评论总数:3

网友评论

景和大酒店

0点评, 0留言, 10126浏览
地址:朝阳大街西三路农行附近
电话:2021988
停车状况:有免费停车位
适合环境:朋友聚会 情侣约会 公务洽谈 商业宴请 婚宴庆典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服务条款| 网站地图| 使用帮助| 诚聘英才| 申请链接| TOP|
Powered by 渭南网 © 2009-2010 技术支持 先行科技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陕ICP备05001070号-1